Yvonne

一周睡不到30小时也行,可您嘞别卡文啊

哈哈哈哈哈哈我失恋了


《浮生有悲》

非在心上

非常想看那个谁谁谁女装



非常想看看梅的图能拍成什么样了


话怎么说都可以,但作品里反馈出的东西,不会骗人

【九辫】两生关(完)



写《两生关》的最初,我在经历一些生命中不愿承担但又不能抗拒的事情


想得很多,整夜无眠


人总是需要长大的,人总是需要看清现实的,当然《两生关》所讲的故事与此没有太大的关系,只不过关于生死,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看法


这个故事不是一个开心的故事,充斥着很多偏离轨道的东西和想法,我们见证了一场残酷的悲伤


我没有办法一步一步铺陈出一个故事的完整情绪,因为这个故事就想一簇漂浮的游萍,这个故事没有办法发展出他想要的样子,作者的一直就是束缚着他的不可抗力


这个故事很悲伤,这个故事的气质也很悲伤


就是这样


所以我卡文,不是卡在了情节上,只是我无法面对我自己在写出这个故事时...



看《两生关》的同志们


给我留言陪我聊聊吧

【九辫】两生关(中二)



宋琳琅白着脸点点头,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,神经质地绞紧又松开:“不是她还能说的谁,她是那个害死师哥的人。”

张云雷同杨九郎对视一眼,又开口道:“可,殷瑶,我们也认识,虽不熟吧,但她同何言也算得上是举案齐眉琴瑟和鸣了,殷瑶本人性子挺好,也不见她阴狠毒辣,要置亲夫于死地吧。”

“骗子,那女人就是骗子。”宋琳琅面色一寒:“我早就知道,那女人偷窃了师兄的成果她害死了师兄!”

“可是何言不是在替政府工作?涉及了保密信息,殷瑶肯定是要被核查的,她,审核没过?”

宋琳琅眼色一凛,垂下头:“那些人知道什么,三言两语就让殷瑶骗了,那个无耻jian人。”

“小宋,我觉得,你是不...



最近沉迷一张脸



我要是日更,能成大大么




年少时不要遇到太惊艳的人


或是说,第一次爱上的那个,不要太优秀


不然,你以后遇到的人,都像他


你爱上一个人,因为那个人的背影像他,因为那个人的鼻音像他,因为那个人颤动的眼睫像他


后来那些人,就都成了将就


对不起

1 / 51

© Yvonne | Powered by LOFTER